确定剧本主题的5个简单步骤
佐尔巴

2019-12-24 00:00:00

如何更好地在你的剧本中处理和应用主题?


剧本可以有精彩的角色、精彩的情节、精彩的场景、精彩的对话和完美的结构,但如果没有主题,你的剧本总是会感觉“少了点什么”。但主题到底是什么呢?

 

主题就是你的剧本真正的内容——情节背后的道德问题。约翰·奥古斯特(《大鱼》《霹雳娇娃》)喜欢把主题当作剧本的DNA,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好办法。主题可以被认为是由情节、人物、场景和其他一切构建成的DNA。



很多建议表示“让主题在几个草稿中浮现”,但我认为在写作过程中把主题留到后期是一个错误,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指定剧本如此缺乏重点的确切原因。

 

相反,在提出一个概念后,我喜欢弄清楚主题是什么,而不是直接进入沉重的刻画和情节大纲。我发现,如果我没有首先弄清楚我的故事是关于基层层面——剧本的DNA——我就不适合首先决定要创造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可能会采取什么行动,场景中需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让我们通过五个简单的步骤来研究如何更好地在你的剧本中处理和应用主题。



第一步:确定广泛的主题类别


第一步是把你的剧本的基本要素——剧情梗概、概念、基本的背景故事和情节线——看看有哪些不同的主题可以从中浮现出来。与一些建议相反,“爱”或“报复”不是主题,而是潜在主题的类别。然而,这些是您首先需要确定的。

 

分析你想象中出现在你的电影中的角色类型、情节要点和场景,然后看看有哪些主题类别与之相似。例如,《生活多美好》涉及了爱、家庭、自由、金钱和权力等广泛的范畴。所以,如果你的剧本涉及到,比如说,复仇、背叛和兄弟情谊这几大类,那么这些就是你将在下一步中用来提炼你的主题的基本主题类别。

 


第二步:明确你的主题


一旦你选择了一些宽泛的类别,是时候尝试把它们提炼成一个实际的主题了。你可能已经被告知要把这个主题作为一个道德问题来陈述,比如,“金钱能买到幸福吗?”这可能是看待它的一种有用的方式,但它不是必要的。你也可以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明主题,比如“金钱买不到幸福”。

 

想出一个主题并不是说就不能重复前人已写过的相关主题。例如,《冰血暴》的主题是“金钱买不到幸福”,但如果你认为它合适,你绝对应该在自己的剧本中使用它。事实上,使用这样一个简单、经过考验、值得信赖的主题可能会更好,因为它已经被证明能够与观众产生深刻的共鸣。


一旦你对你的主题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是时候添加你剧本中的三个主要角色了——主角、对手和“精神导师”。在这个过程中,主题可能会随着你的进展而改变,但没关系,这都是为了明确你想说什么。

 

第三步:添加主角


让我们看看如何通过每个核心人物来表达你的主题,从你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主角开始。

 

你可能已经知道你的主角应该在剧本中经历某种转变,即所谓的角色弧光。当他们从一个有缺陷的、混乱的个体,到意识到自己的缺点并最终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通常涉及到一场重大的斗争。


如何表达你的剧本主题的一个好方法是将它与你的主角的角色弧结合起来,即他们从一个有缺陷的迷失的人,转变成一个克服了自己的缺陷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也可能他们没有,这取决于故事本身。)利用这三幕结构来绘制这条弧线是很有帮助的:

 

第一幕:主角完全无视主题,不自觉地抵制它。

 

第二幕:主人公的经历挑战了他们对主题的无知,他们的反抗减少了。

 

第三幕:主人公最终意识到主题信息背后的真相,并完全接受了它。

 

 

让我们来看一些例子:

 

《杯酒人生》:“要爱一个人,你首先必须在情感上成熟。”在第一幕中,迈尔斯没有注意到这个信息,但在第三幕结束时,他学会了接受它。

 

《生活多美好》:“从生活中的小事中获得快乐比从大事中获得快乐更重要。”同样,这是乔治在影片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但在影片的最后才知道。

 

《黑客帝国》:影片一开始,尼奥并不知道你需要相信自己才能发挥出真正的潜力,但在第三幕,他意识到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那个“救世主”。

 

《冰血暴》:在这部电影的第一幕里,谢利完全不知道钱买不来幸福,但当他的计划在关键时刻彻底破灭,他最终被逮捕时,他终于明白了这一点。

 

《闪灵》:“过去的错误注定会重演,因为人性本质上是有缺陷的。”杰克在影片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在第三幕结束时他屈服了。

 

由于电影的主人公通常在一开始就有缺陷,对主题没有意识,他们也会对主题有相反的看法,并试图抵制它。

 

注意:并不是所有的主角都会改变。例如,詹姆斯·邦德的变化很小,但这主要是因为他是动作/冒险系列的一部分。《青少年》中的麦维斯也没有改变,但是有人会说这不利于这部电影。我强烈建议所有有抱负的编剧努力给他们的主角设定一个能让他们做出重大改变的角色弧光。


第四步:加入对手


和主人公一样,对手也没有意识到这个主题,但因为他们有更多的缺陷,他们对这个主题的反抗就更强烈,因此他们的行为就更糟糕。这意味着他们愿意做任何违背主题的事情。

 

《杯酒人生》:杰克在感情上和迈尔斯一样不成熟,但他并没有像他的朋友那样与女性保持距离,而是在结婚前主动追求与她们发生性关系。

 

《生活多美好》:波特和乔治一样,并不认为可以从生活中的小事里找到幸福,但他对这一主题的缺乏理解远超于所有人,以至于他愿意为了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摧毁贝德福德镇所有居民的生活。


《黑客帝国》:特工史密斯没有意识到,就像尼奥一样,你需要相信自己才能发挥出你真正的潜力,并决心杀死任何试图破坏“矩阵”的人。

 

《冰血暴》:雇来的绑匪卡奥和基亚就像谢利一样,都不知道金钱买不到幸福。然而,与谢利不同的是,为了获得金钱,他们不关心一路上是否会有无辜的人被杀。


《闪灵》:和许多恐怖电影一样,在这部电影中,对手是一股未知的力量——在这里指的是山顶酒店。酒店代表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人类总是会以比杰克更极端的方式重复他们过去的错误,并最终迫使杰克接受对主题缺乏理解的事实。

 

通常情况下,反面人物对主题的抵制是如此强烈,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他们无法像主角那样以任何重大的方式改变。例如,《生活多美好》结尾时,波特和影片开始开始时一样残酷。卡尔和盖尔在《冰血暴》的结尾死去,他们和开始时完全一样,而山顶酒店注定要永远保持不变。在《杯酒人生》中,杰克确实有所改变,在结尾时也明显成熟起来,这主要是因为这部电影是他和迈尔斯之间的双人物戏剧。


第五步:增加精神导师


“精神导师”是剧本中(通常是通过B故事)帮助主角(和我们)接受主题的人。通常他们也对浪漫爱情充满兴趣,并且根本不抵抗主题,因为从电影开始,他们的世界观就已经与主题完全吻合。“精神导师”可能有其他缺陷,但这些缺陷通常与他们已经理解的整体主题无关。

 

另一个迫使主角改变观点的角色是对手,但他们用了不同的方式。另一方面,“精神导师”代表了主人公渴望达到的启蒙状态。


《杯酒人生》:从迈尔斯遇见玛雅的那一刻起,她在情感上就已经成熟了。她早就准备好去认识新朋友了。

 

《生活多美好》:玛丽从一开始就知道如何从生活中的小事中体会快乐。她只是想和乔治有个幸福的家庭。

 

《黑客帝国》:崔妮蒂总是知道你需要相信自己才能发挥出你真正的潜力,就像她知道尼奥就是拯救人类的救世主。


《冰血暴》:玛姬已经知道金钱不能带来幸福。她对自己和诺姆在一起的生活以及组建家庭非常满意。


《闪灵》:温蒂和丹尼代表了这样一种观点:我们不必重复过去的错误,因为人类的进步并不是天生就有缺陷的。温蒂和丹尼从电影一开始就想要一个幸福的家庭,并自始至终拒绝了山顶酒店的邪恶。


一旦你分解了每个核心人物关于你的故事主题的动机,你就能更好地写出一个包含强有力的主题论点的剧本。你会更了解你要写的人物类型,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你应该在剧本中加入什么样的场景和情节。

 

但说实话,想出有趣的情节转折、吸引人的角色和搞笑的场景比思考故事的深层哲学意义要有趣得多。问题是,如果没有主题,你的剧本就有可能变成一系列互不关联、毫无意义的事件,所以你不能忽视这一点。


太多的编剧没有完全完成他们的主题,因为他们太忙于所有的情节设置和诙谐的对话,最后写的剧本让人觉得很空洞。千万不要落入这个陷阱!

 

为了让你的剧本脱颖而出,你必须学习如何在你的角色弧和故事事件中加入引人注目的主题。这可能不是剧本创作中最令人兴奋的方面,但除非你能在剧本中传达一些与人类状况相关的信息并引起共鸣,否则你将很难让经纪人和制片人对它感兴趣。


   文章来源:未知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黄色在线免费观看